中国农村网 > 农村电商

“县长直播带货”:带“新鲜”更要带“长远”

2020-05-11 09:47:11       来源:新华网    作者:翟永冠、张璇、胡林果、唐弢

  

  4月7日,在安徽香茗山的喜乐田园农场,太湖县副县长唐翔与网友互动。 受访者供图

  “在地球‘第三极’上的藏北草原,平均海拔超过4700米的牦牛肉,补充我们的精力,滋养我们的身体。”坐在镜头前面,西藏自治区申扎县常务副县长王军强,当起了一名带货主播。不到两个小时,网络点击量超过5万人次,销售额近20万元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以县长群体为代表的许多政府官员,纷纷为农副产品“代言”,成为老百姓眼中的“带货员”。

  领导干部“披挂上阵”,带来了流量,带来了销量,也带来了问号:“县长直播带货”到底能带多远?

  “反差萌”:从严肃的政府官员变身活泼的“网络主播”

  “我之前从来没看过直播,更别说自己开直播了。”王军强说。

  为了直播“首秀”,这位来自中信银行的援藏干部,整整花了6天准备。“电商直播在西藏几乎是一个空白,需要解决冷链物流、网络技术和直播脚本等诸多问题。我们反复调试设备、联网测试、推敲脚本,直到直播前才完成细节方案。”

  为了直播时更加自然,王军强还找来了知名网络主播的视频,观摩学习。语言语速、表情手势等反复揣摩,力求使直播既充实又不流俗。

  相比于王军强这位刚刚涉足直播的“萌新”县长,湖南省城步县副县长刘书军,算是直播界的“老江湖”了。自2019年9月开播以来,他已经直播70余场。

  “县长没有县长的样子,但这就是我们为人民服务的样子”“第一次献爱心不买是你的责任,第二次不买那是我们的责任”。在直播中,刘书军一边啃着泡椒,一边喝着牛奶解辣,面对网友的各种“灵魂拷问”,“金句”迭出。

  作为来自商务部的挂职干部,刘书军通过走访,对城步县面临的困难有了更深的认识,“快递物流成本又高,体育平台送365彩金渠道不畅,当地企业能力有限,农产品销售面临较大瓶颈。”

  到底该怎么帮县里脱贫?刘书军绞尽脑汁。2019年上半年,刘书军参加了阿里巴巴举办的一个脱贫培训班,接触到电商直播的新模式。刘书军意识到,只有帮助当地企业和农民打通一条销售农产品的稳定渠道,充分发挥流通对生产的先导引领作用,才能形成脱贫的内生动力。

  究竟谁来直播?城步县曾经邀请过外地网红,但很多时候都是“一锤子”买卖,难以长期持续。依靠当地农民搞直播,他们头几天很新鲜,但是由于缺乏粉丝基础,直播的时候基本是在自说自话,最长的也只坚持了两周。无奈之下,刘书军“只有自己上”。

  商务大数据监测显示,一季度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,100多位县长、市长走进直播间为当地产品“代言”。

  在网红界,官员绝对属于“非主流”,网友们却很“买账”。淘宝高级业务专家朱曦分析说,他们在直播摄像头面前的形象,和人们印象中的形象反差实在太大。这种“反差萌”直接转换为直播平台的“吸睛指数”,进而成为县长们的带货能力。

  “要点赞”:从助力脱贫攻坚到创新政府服务

  “县长直播带货”在2019年就已经“试水”。2020年初,疫情影响下淘宝、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等直播平台纷纷加码“战疫助农”,将“县长直播”推向一波又一波高潮。

  城步县儒林镇浆坪村贫困户吴海英,做了二十多年的手工棉鞋。在刘书军的直播推荐下,她的棉鞋成了淘宝热销货。

  “现在我一天做2双到3双棉鞋,一个月能赚3000元。依靠电商,有时候棉鞋还没做好,就被提前预订了。”吴海英说。

  如今,刘书军开设的“城步芝麻官”已成为城步县最大的电商流量入口,其直播账号已积累2.7万名粉丝,累计销售各类农产品超过300万元,受益贫困人口超过1400人。

  另据淘宝直播数据显示,2018年以来,共有500多名县长走进淘宝直播间;在“字节跳动”的平台,截至4月26日已经有63位市长、县长参与直播助农活动,销售额超过7800万元。

  “县长直播带货”助力脱贫攻坚,给外界带来了“新鲜感”。而从公共管理的角度看,领导干部的“直播间”,对接起农户与体育平台送365彩金,这背后其实是一场政府服务的变革。

  在安徽省太湖县,副县长唐翔已经将直播常态化,每天直播1小时,既卖产品也卖风景。“直播、短视频这类传播方式所面对的年轻群体,正是我们做农产品品牌化,以及进一步提档升级需要抓住的重要群体,搞直播本身就是政府服务的创新。”唐翔说。

  “县长直播绝不仅仅只是一种流量,更意味着一种发展思路。”拼多多新农业农村研究院副院长狄拉克表示。

 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徐行说,在新媒体环境下,领导干部“直播带货”,转变的是思维和服务意识,用新的载体精准施力、服务人民,对于其取得的突出效果“要点赞”。

  有疑问:“县长直播”将会走向何方?

  在一些人看来,新媒体传播广泛,受众面大,县长直播的形式,一旦出现不恰当的言语或者言论,极易引发负面舆论,影响政府形象。

  有人认为县长做直播是“不务正业”,官员的“正经事”是做好政务工作,而不是“带货”,直播虽然可以吸引眼球,但难免有“作秀”的嫌疑。

  更有人直言,领导干部应致力于激活体育平台送365彩金、带动消费,探寻、创新发展路径,而不是代为经营、做广告,更要力避“直播带货”成为官员谋取私利、捞取政治资本的“投机”。

  记者采访发现,绝大多数人对“县长直播带货”持肯定态度。

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认为,县长直播背后是因时而学的动力。“全国各地很多领导干部成为网红,在搭建了外界了解本地发展状况新窗口的同时,也创造了推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工作的新方式。”

  “‘县长直播带货’是新经济下的新生事物,应该以更加包容审慎的态度看待这种务实管用的创新举措,切实为敢于担当、改革创新的干部撑腰鼓劲。”徐行说。

  面对社会上的不同看法,多位县长告诉记者,对于他们来说,更重要的问题不是回应质疑,而是如何让直播的“新鲜感”转变成产业长久的“保鲜期”。

  曾多次“直播带货”的广州市从化区副区长周耿斌认为,“县长直播”长久发展需要有厚重的产业基础。

  “一场好的直播,必须要有好的产品,特别是对于农产品而言,其产业基础要足够雄厚。农产品大多数情况下很难做到规模化生产,我们只有在带货时将品质把控好,才能既保障农民的产品销得出去,又能让消费者买到称心如意的产品。”周耿斌说。

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建议,在品控方面,直播平台要联合当地政府,对“直播带货”产品进行更严格的筛选,避免“一窝蜂”而上。领导干部在直播前也要对商品库存、物流、售后客服等情况进行严格把关,在助农的同时为顾客提供良好的体验,让“直播带货”实现更长远的发展。

  “官员们不但要通过直播做‘表面功夫’,更要做好产品代言销售背后的‘硬功夫’。”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崔丽丽认为,直播只是载体,地方官员应当梳理本地产品的产业特色,打造适合在线销售的产品,培育和构建本地电商销售的生态体系。

加载中
中国农村网
责任编辑:张璟
博评网